不知所云。
百合
耽美
挖坑势力无所畏惧

“作为回报,我想要一个亲亲。”
过分可爱了,我想。
我轻笑着,凑过去给她一个吻。在那样轻柔却缠绵的碰触中,融化了一缕柚子茶的清香和从轻纱的缝隙中钻进来的,午后温暖的阳光。

      你问我是否想你,我自然是想的。只是“我想你”三个字太过单薄,甚至无法表达我对你的万分之一的情感。也只有在这时才恍然,恋人为何喜欢亲吻。有时无法言说的情感,便只能通过缠绵又热烈的吻让对方切切实实地感受到。
      在这个没有你的夜晚,我想把你拉进怀里,疯狂又热烈地吻过你每一寸肌肤来纾解我的欲望。但现在我只有一个人。我只能拿着笔在纸上一笔一划写下这封信,以此缓解我内心的焦灼。

互相道过晚安之后,我开始享受孤独。我拥有一方安静的角落,可以整理我的情绪。
和自己道过晚安之后,我闭上眼,将不愉快抛诸脑后。

“死亡不是你的归宿。”她把她的手拉过去,掌心贴在自己的心口上,“这里才是。”

漫天繁星下的亲吻与闪光的项链。
My Darling.

       黑暗中两具身体紧紧贴在一起,狭小的空间内传来轻微的喘息声。过了一段时间,喘息声化为极轻的呼吸声,空间内重归安静。凌鸦撑着身子从白蒲身上起来,却发现白蒲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眼睛。两双眼睛对视良久,白蒲内心叹息一声,伸出手探向凌鸦后脑,五指插入他微微散乱的长发中,用力往下一按——
       两双唇相贴,凌鸦闭上了双眼。这个吻带着尘土味、咸涩的汗味和血腥味,强势却又带着温柔的缠绵。
两颗心脏隔着皮肉相贴,用同样的频率跳动着。那心跳快速而有力,一下一下敲击着白蒲的...

沉溺于深海的尸骸,是我。

       我站在陆地上,我的面前是大海,我手上拿着我的小屋的钥匙,另一只手腕上系着一条丝带,丝带的那头是她的手腕,她在海里。

       拍打在岸上的浪花亲吻我的足尖,我能够嗅到海风带来的水汽中微微的咸味。港口处有人在登船下海,水手张开了巨大的船帆,海风把船帆吹得鼓鼓的。

       我不能下海,因为没有海上航行的知识,更不会水。

       我眺望了一望无际的大海很久,我不知道...

偏执是骨架,爱是血肉,你是心脏。

喜欢蜿蜒的鲜血和柔软脆弱的颈项……

1 / 9

© DESIRE | Powered by LOFTER